- 最新消息 -

[文章故事] 樹木醫生的由來

2016-04-12

樹木醫生的由來

建立: 03/04/2016 - 15:01
修剪或搬移路樹,在歐美國家需有證照才能執業。(圖片提供/張文亮)

修剪或搬移路樹,在歐美國家需有證照才能執業。(圖片提供/張文亮)

都市不能沒有樹,樹木的健康管理是專門的學問,以熱情與遠見推動都市樹木學與樹醫證照制度的推手,正是全球第一位樹木醫生約翰‧戴維。

「樹藝」(arboriculture)是非常古老的學問,包含種樹、修枝、維護生長。早在西元前四世紀,雅典哲學家泰奧弗拉斯托斯(Theophrastus371-287 B.C.)就提出:「修整植物根系,可使根系可食的部位更營養,具有療效的部位更具藥效,抓地力像肌肉般強而有力。改變根系的分布,不但能改變樹木形狀,也能使開花結果更多。」這些技術當時稱Rhizotomy(樹盤整治)。

第一位樹木醫生

樹木整治技術持續發展,以園藝栽培、果樹增產或是配合景觀設計為主,多是經驗累積及口述傳授,缺乏深入研究。直到十八世紀,為改善都市景觀、減少樹木蟲害、保護大樹,樹藝逐漸受到重視。十九世紀,「國際樹藝協會」(The International Society. Arboriculture)成立之後,樹藝成為專門的學問;協會發起人是具有世界第一位「樹醫生」之稱的約翰.戴維(John Davey, 1846-1923)。

戴維只受過小學教育,因為喜愛樹木,自修與樹木相關的學問,結合他照顧樹木五十年以上的經驗,將樹藝專業推向世界舞臺。他一生貧窮潦倒,後來雖然擁有一間大公司,但是他每聘一位員工,就讓員工成為公司的合夥人,讓所有員工共同擁有這間公司,而非他個人獨有。他說:「當我聘用一個人,我就不斷的訓練他,讓他成為愛樹與照顧植物的人。」又說:「有責任感的人,才能學習照顧樹木的技術;願意趴到地上,從樹木的根部開始檢查的人,才有資格成為樹木醫生。有照顧樹木的責任與技術,才能處理樹木的問題,否則只要一刀切砍不當,樹木就受到無法彌補的傷害。我看過許多人,能說一堆樹木學的知識,卻少有人能從照顧樹木做起。」他強調:「樹木醫生的做事原則是做對事,否則什麼都不做。(Do it right or not at all.)」

低收入的理想家

戴維出身英國西南部一個貧窮農家,父親教導他照顧農田和果樹。他進入鄉村學校學習寫字與閱讀,之後繼續幫家裡照顧農田和果樹。一八七○年代,英國低價進口許多農產品,鄉村迅速凋零,他離開家鄉前往美國,在俄亥俄州華倫鎮一所私立學校當清潔工。

這個工作薪水很低,他卻全力去做,他認為:「維持學校的樹木生長良好,就能給學校好的環境,減少樹木引起的野火。」他將學校有病的樹木治好。一八八一年,他離開學校,成立個人工作室。當時,照顧樹木是極冷門又不講求專業的工作,一般工人隨意修剪樹木,樹長得不好就砍掉。支撐他業務的是一家「立石墳場」委託的環境清潔案。從一八八一年到一九○一年,他就靠每天美金一元的微薄薪水過活。他對樹木的熱情,彌補了低薪的挫折。

出書闡述都市樹木學

隨著美國都市發展,戴維看到樹木不斷被砍除。例如為了設置電線杆,電線所經之處的樹木被齊頂砍除;為了埋放水管與瓦斯管,樹木被連根拔除。樹木感染病蟲害,沒有醫治就砍伐;道路的鋪設使土地過硬,樹木難以存活也被砍除。戴維看了心裡難過,認為必須發聲,教育大眾,否則樹木會毀於人的無知。一九○一年,他出版《樹醫生》(The Tree Doctor)一書,引起廣泛注意。

戴維在書中提出幾個革命性的看法:

  • 樹木需要妥善照顧,才能活得更好、更久。
  • 都市的樹木與大自然的樹木有不同保護方式。
  • 都市樹木的修剪,須考慮樹木結構的穩定與癒合力,否則是傷害。
  • 都市樹木可與景觀、建築結合,增加土地與房地產的附加價值。
  • 樹木必須定期修剪,否則過多的分枝受風,容易傾倒。

使樹醫成為一種行業

戴維也推動「樹醫生」的證照制,使其成為專業,可以得到政府信任與民間支持,也使樹藝成為具有市場的「商業樹藝」。他自認缺乏學識,經常向麻薩諸塞州立大學植物學系的史東教授(George Stone, 1850-1941)請教,前往上課,學習新知。

史東是植物病蟲害教授,訪問德國時,看到樹藝已成獨立的學門,幫助都市樹木生長。回到美國後,他開設樹藝與公園管理學的創新課程。史東認為學術與商業合作,才能將科學新知導入市場,成為有用的新行業。

一九○六年,他與戴維合作開設第一所樹醫師養成機構「戴維實用森林學校」(Davey School of Practical Forestry)。學校的宗旨是:「給喜愛為樹木服務的人,有個學習的地方。」

第一年就吸引四百五十人來學習。他們也一起出版《樹藝消息》(Arborist News)報導樹藝發展的新知,並與各地愛樹人聯絡,知道各處樹木的問題。這時戴維已是知名人物了,卻還是一貧如洗,連房子都被法院查封,他說:「我不計較這些,能給世界護樹的新觀念,就是我的報酬。」

一九○九年,戴維將學校改名為「戴維樹木科學學院」並成立「戴維樹木專業公司」,將公,司獲利全投入樹藝教育工作。他高度要求學生要有好品德、不斷學習的熱忱,和「樹木就是我兄弟」的心胸。

照顧華盛頓種的樹

一九一一年,美國第二十七任總統塔夫脫(William Howard Taft, 1857-1930)請戴維負責美國國會大.所有樹木的整治,以及維護周遭一千一百七十三‧三公頃的公園。這個意義非比尋常的工作,不僅讓他一生的堅持有了舞臺,並讓全世界看到樹藝學的重要。

美國國會大.是由奧姆斯特德(Frederick Law Olmsted1822-1903)設計,他也是紐約中央公園的設計者,中央公園迄今仍是美國最佳的都市公園。奧姆斯特德在設計國會大.公園的時候,從美國各州選出代表樹種,超過一百種;這些來自各州具有歷史意義的樹木,每一棵都代表各州,任何一棵都不能倒。

樹木維護的難度很高,沒人敢承接。塔夫脫用強迫加請求的方式請戴維擔任此職,戴維勝任愉快。而後塔夫脫總統又請他照顧國父華盛頓(George Washington, 1732-1799)在住家維農山莊(Mount Vernon)所種的樹木。

華盛頓砍倒櫻桃樹的故事,大家耳熟能詳,但那是華盛頓去世多年後才流傳的軼事,真偽難辨。事實上,華盛頓是個愛護樹木的人,生前在住家附近種了許多樹,而且仔細記錄每棵樹的位置與種類。戴維接下照顧華盛頓手植樹木的重任,並且達成了使命。